热门搜索: 江西专升本  目标班  听力  基础班  两证    统考  
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 网考专升本 > 经验交流 > 浏览信息
瑞典远程教育的发展与模式(一)
时间:2010-09-18 02:5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作者简介: 亨利克哈桑(Henrik Hansson)博士在基于信息传播技术的远程教育和信息科学领域中从事过多项科研项目,曾在1999-2002年间担任瑞典全国远程教育代理机构的研究发展顾问,现任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国际教育研究所的高级讲师。目前他从事的主要科研项
作者简介: 亨利克•哈桑(Henrik Hansson)博士在基于信息传播技术的远程教育和信息科学领域中从事过多项科研项目,曾在1999-2002年间担任瑞典全国远程教育代理机构的研究发展顾问,现任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国际教育研究所的高级讲师。目前他从事的主要科研项目有:乡村之翅:研究如何将互联网和远程教育拓展至乡村偏远地区和发展中国家的全球性大型项目;学校前瞻:为学校设计明天的教育,由欧盟资助,合作伙伴有保加利亚、捷克、爱沙尼亚、希腊和罗马尼亚等国家;瑞典-南非高等院校中网上学习的比较研究:旨在探讨如何通过新技术为边远地区人们服务,研究的合作单位有南非约翰内斯堡、开普顿、波茨歇夫如姆和普莱提利尔大学;网上信息过滤:欧盟资助的专题兴趣研究小组,着重于研究互联网对信息的过滤,以及因此给教育和学习造成的后果。 卡尔•霍姆伯格(Carl Holmberg)博士在远程教育和灵活学习方面有着多年的研究和工作经验。目前他担任瑞典灵活学习代理机构研究和发展部主任的顾问。瑞典灵活学习代理机构是整合重组之后的一个成人和远程教育机构。霍姆伯格先生还担任欧洲教育技术专家联网的主席;欧洲远程教育和电子化学习网络组织的执行董事之一。在1999-2002年间,他主管过瑞典国家级科研项目“信息化社会的终身教育:远程教育的条件和可能性”。同期,他也是瑞典国家远程教育代理机构的高级顾问。在1995-1999年间,他在瑞典教育科技部以高级专家身份任职,并为此部门下的委员会作顾问。此前他在瑞典林雪平大学当过多年的大学教师和研究员,以及11年的行为科学系的系主任。他曾发起并主持瑞典全国远程教育研究人员网,积极参与本国和国际机构的董事会工作。另外,他参与了一些欧盟资助的项目。他研究的核心概念是交互以及远程教育和教育体系的发展。 【摘要】本文描述瑞典远程教育的背景与环境。随着整个世界的变革,远程教育的目标、策略及学生来源在一百多年的实践过程中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新的政策、理论和技术为远程教育增添了新的机遇和新的参与者。今天,利用数字化信息的学习者可以在任何地方,通过移动电话和计算机连接到互联网获取信息,这就给教育机构提出了新的要求:灵活、更新、适合、快速并且兼备愉悦性以吸引学生。同时,教育机构的另一挑战是如何利用新技术的优势,发展新型的教学论,鼓励创造力、批判性思维,同时学会抵制和对抗欺骗性学习行为。关于教育与学习,具有时代特征的是文本、图片、声音、照片及电影等普遍的“复制粘贴”技术,这些技术一方面可以以建设性的和发展性的方式被利用,同时也可能用于违法、欺骗和毁灭性的使用。本文将以自上而下和由内及外的方式,来讨论远程教育在瑞典的发展与瑞典政治目标与政策的关系。由于教育逐渐全球化而且受国家政策以外其他力量的影响,因此也用自下而上和由内及外的方法讨论一些新的概念。文章的第二部分讨论远程教育的多种概念和方法,即什么是数码世界的远程教育和可替代的新概念。其中的一个结论是:虽然在国家的层面上已设定了宏大目标,但教育组织机构的变化非常缓慢。而在数字传媒文化里长大的年轻学子却有着特定的能力,他们能在多种的教育途径中作出自己的抉择。瑞典的教育机构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因为教育经费在持续递减,教师与学生的比例也越来越小。文章最后的总结评论部分比较了瑞典远程教育的初始阶段和现状的特征,并探讨了远程教育中主要领域的发展前景。 【关键词】瑞典的远程教育;发展;模式 介绍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政策制定者对于成人教育体制期望极高,以满足以下三方面的需要:第一,利用灵活教育的模式,来满足受教育年限少的人们,补偿他们早年错失的学习机会;第二,通过与劳动部门合作,开发人力资源,缩小劳务市场在供需之间的鸿沟;第三,学习将伴随人的一生,教育机构需要为人们提供快速增长知识的机会,用新的学习形式充实自我和解释社会,从而创造终身学习的社会。 教育体系是经过几个世纪形成的并形成了稳固的机构。目前的大部分教育机构并不能满足以上提到的三方面社会和个人需要。以瑞典为例,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教育决策就是基于单一目标,随着不同的教育机构重新组建,他们将从提供单一的教育模式发展为提供多种形式的教育机构,包括校园内的培训、远程教育和混合式学习。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瑞典全国讨论是否建立一所类似英国开放大学的开放教育机构时,结论是否定的,瑞典政府继而决定由普通高校提供远程教育。对于那些由政府资助、一直提供中学后教育的单一模式的远程教育机构(自20世纪50年代起就专门开展远程教育),议会的决定是赋予其新的职责,即改为面授教学机构(2001年),同时,要求公办成人教育机构也开展远程教育,同时满足在校学生和在线远程学习者的学习需求。 为了达到50%的适龄人士接受高等教育的宏伟目标,瑞典教育系统的各个层次必须组织起来以适合各种学习者的终身学习需求,这不仅包括综合性大学和学院,高中和其他各种机构都需调整,采用新的教育模式从事成人教育的工作。迄今为止,瑞典政治家视教育政策为国家主控之一,政府的态度是:国内发展为先,然后创建国际性网络,最后是展望全球。可以看出,政府还是勉强地认可教育的全球化,同时也不能忽略对于国际化和以利益驱动的基于互联网的教育的政治上的控制。 在瑞典的社会发展中,教育逐渐承担起重要的角色。现在瑞典教育模式的特征是各教育层次上的高度分权制。对于课程、组织构、教学楼、薪水、聘用等事宜在基于大范围通用的框架内,由地方单位决定(参见网站:www.si.se。高校介绍:www.hsv.se;中小学和成人教育介绍:www.skolverket.se;民众非正规成人教育介绍:www.folkbildning.se)。瑞典政府一般通过政策制定、一定程度上的研究、资金提供、为政府及实施单位之间建立调解代理机构等方式促进其变革。这些代理协同机构起着教育体制中变革代理人的角色。
(责任编辑:admin)